殺妻騙保案延期宣判:受害人母親庭上泣不成聲,父親指責保險公司是“幫兇”

封面新聞 2019-11-08 19:12 167559

普吉府法院

封面新聞記者 燕磊 泰國特約記者 小林

備受關注的殺妻騙保案依舊沒有結果。11月8日,普吉府法院宣布將延期至12月24日上午10點宣判,屆時不再延期。

泰國普吉府法院解釋延期原因時表示,由于此案案情重大,案子證據文件很多,法官需要更多一些時間研究,并且該案判決必須交給泰國南部法院管理辦公室核審。

時至今日,小潔(化名)已經離開整整一年。

小潔與女兒

現場

被告一度不敢抬頭

原告母親庭上泣不成聲

雖然已經歷多次庭審,小潔父母這次還是沒有等來結果。

8日上午,小潔父母及辯護律師準時出庭,與此同時,被告張某凡(化名)也身著黃衫黑褲出現在法庭上。他現身后一直垂著頭,始終不敢看向小潔的父母,直到開庭前,他才扭頭看了一眼。

主審法官表示, 由于此案案情重大,案子證據文件很多,法官需要更多一些時間研究,并且該案判決必須交給泰國南部法院管理辦公室核審。本案將延期至12月24日上午10點宣判,屆時不再延期。

延遲宣判需要雙方簽字確認。在等簽字時,小潔的母親突然掩面而泣,而后邊哭邊看向被告張某凡所在的方向,眼神中透露出憤怒和不解。

終于,在張某凡戴著鐐銬彎腰準備離席時,小潔母親的情緒突然爆發。她一邊哭泣一邊指責著張某凡,嘴里反復重復喊著“你為什么……”。被告被法警帶離后,小潔的母親已泣不成聲。

對于庭審結果,小潔家屬代理律師方文川表示,“在我30多年的從業生涯中,碰到判決延期的情況很少,大概只遇到兩三次。也許因為案情很重大,加上證據量很大,法官需要時間去研究,這可以理解。”

張某凡

父母

整日與淚水相伴

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8日下午,小潔的父母在普吉酒店接受了封面新聞專訪。對于此次延期宣判,小潔的母親說,“我們不能理解,但是也沒有辦法。不過只要張某凡能受到法律應有的懲罰,遲到的判決我們也可以接受。”

目前,小潔父母已經準備回國,等12月24日開庭前再回泰國。至于未來是否會上訴,小潔的母親說,“現在還沒考慮上訴的事情,一切要等案件判決結果出來以后再決定。”方文川律師則表示,如果判決結果受害者家屬不滿意的話,肯定會上訴的。

小潔和張某凡的女兒目前是雙方父母輪流照看,方文川表示,從法院的方面來看,孩子的監護權肯定會從家庭對孩子的成長影響來考慮,小潔的父母作為孩子的監護人,對孩子的未來肯定是最好的選擇。方律師希望雙方父母可以協商解決。

“從泰國回來以后,孩子老是哭,總說害怕。晚上睡覺也不安穩,要我抱到天亮。”小潔的母親對記者說,現在還沒想過孩子的監護權的問題,“等案件結束以后,我們會跟對方父母協商解決。”

小潔去世后,父母幾乎沒有一天笑容。“孩子去世以后,對我們影響太大了。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只有眼淚和痛苦伴隨我們。”說到這里,小潔的媽媽已經無法繼續往下說……

張某凡指認現場

爭議

受害者家屬指責保險公司是“幫兇”

天津警方公開資料顯示,事發前張某凡共計投保11份,總保額高達2676萬。這些保單明細在第一次庭審時,由原告律師方文川提交給法庭。

8日庭審后,小潔的父親張仁儉給記者拿出一份譴責書,指責保險公司是“幫兇”。他認為,客觀事實表明,沒有天價保險金的誘惑,張某凡不會產生殺人的動機并付諸行動的。

“買保險簽字都不是小潔,這是天津警方做的鑒定,并且他們也回訪了影像資料,證明簽字的不是小潔。”張仁儉說,“張某凡是殺人兇手,保險公司就是殺人推手。”

“天津當地四家保險公司與張某凡所簽訂的保險合同,被保險人簽字均非我們女兒本人所簽;七份通過互聯網途徑,在第三方網絡平臺所簽訂的保險合同,我們家屬也未見到指定張逸凡為受益人是我們女兒的意思表示的證據。”他說。

據張仁儉介紹,一年過去了,保險公司也沒有給家屬一個交代。“希望保險公司能給我們一個說法,不然以后會有更多的‘小潔’出現,也會有更多的殺人惡魔因此出現。”

事發泳池

回顧

原告律師:被告翻供很正常

他一直都不想認罪

2018年10月,29歲的天津女子小潔在泰國普吉島一酒店泳池里被發現死亡,與其同行的丈夫張某凡被泰國警方認定為嫌兇。

案發前數月,張某凡曾以自己和妻子小潔的名義,在11家不同的保險公司購買大額保單,被保人顯示均為“小潔”,受益人均指向“張某凡”。

歸案后,張某凡向代理律師承認,出事前偽造妻子簽名,買下兩份終身保險。但他表示,妻子對此事知情,并稱買保險是為了孩子,并否認“殺妻為騙保”的指控。

2019年7月5日,普吉府法院第一次開庭,期間共歷經3輪9次庭審。在9月3日的第9次庭審上,張某凡全盤否定了包括警方口供記錄、保單等證據的真實性,張某凡稱是因遇害者家屬對自己懷恨在心偽造證據。

對于張某凡的態度轉變,方文川對封面新聞記者坦言,張某凡一直以來都不是想認罪的態度,所以他在庭上翻供很正常,這其實就是他一直以來的態度。但是無論他如何否認,證據都在那里。

“其中最明顯的一點,他們跟保險公司買的保險,每年合計要付出30萬人民幣的保費,這對于張某凡來說,是根本負擔不起的。他為什么要買呢?目的很明確。”方文川說。

經歷多次庭審、此次宣判又延期,這起備受關注的案件,似乎陷入了僵局。無論如何,一個半月以后,答案就將揭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5

  • fm829428 2019-11-09

    保險公司有責任!必須是購買保險人當面簽字!

  • fm829428 2019-11-09

    現代的婚姻參雜了很多因素!特別是女孩子不要在愛情中迷失自己!

  • 紅旗飄飄 2019-11-09

    到泰國旅游也是有風險的~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香港六合彩记录